如何在武汉优雅的过早(吃早餐)

说起武汉,人们第一反应通常是黄鹤楼,第二印象恐怕就是武汉的过早了。人们常说“广东的吃,上海的穿,又吃又穿在武汉”,足见武汉美食全国文明。在众多武汉美食中,又数武汉的“过早”最让人津津乐道。

  “过早”是武汉人吃早餐的俗称,这一词眼最早出现在清代道光年间《汉口竹枝词》中。时至今日,在武汉,没人会说“吃早餐”,只会说“过早”。顾名思义,过早大抵是简单方便,用餐时间短暂,匆匆而过的意思--武汉的任何一份过早从做好到吃完,最多不超过十五分钟时间,这还是在匀速状况下进行。有许多武汉人都习惯 边走边吃——这在全国各地,也是一景。 

  武汉的过早,可谓是“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”,南北早点菜式在武汉集聚,又被聪明而好吃的武汉人发展 出更加花式的吃饭。油条、面窝、烧梅、汤包、豆皮、热干面,牛肉线粉、炸酱面、豆丝、水饺、汤圆、拉面、打卤面、包子、馒头、花卷……各式各样的早点,加上武汉人充满创意的早点搭配,形成了武汉“过早”独特的魅力。

热干面

 谈武汉的过早,不能不谈热干面,他已经和武汉融为一体,和黄鹤楼、东湖、鸭脖子一样,成为我大武汉金灿灿的名片之一。他与山西刀削面、两广伊府面、四川担担面并称为中国四大名面。热干面是武汉的招牌过早--最出名也最具特色。一种碱制的熟面,弹性非常好,用笊篱盛着放入开水中烫一会儿,捞起后淋干水,放入碗中再开始加佐料和配料。 佐料无非就是盐,胡椒,味精之类的,配料则有虾米,辣萝卜碎丁,葱花...。。最重要的是芝麻酱。上好的芝麻一粒就足以齿颊留香,无数芝麻磨成的酱搅拌在 一起当真能香得吞下舌头。佐料配料齐全,赶紧就着刚起锅的热气迅速搅拌开,芝麻和葱花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开,未曾入口已是垂涎而食欲大振。武汉人每天早晨最惬意的事情就是舒舒服服的来一碗热干面。芝麻酱的醇香,面条的劲道,3.5——4元一碗,再搞碗蛋酒或者是绿豆汤,听了头!

豆皮

  武汉豆皮迄今已有40年的历史。老通城“三鲜豆皮”是我大武汉人“过早”的主要食品之一,也是武汉民间极具 特色的传统小吃。其形方而薄,色金而黄,味香而醉,香菇丁,五香干丁,榨菜丁,肉丁,笋丁炒一下,加一点卤汁,裹在糯米里。最初是武汉人逢年过节时特制的节日佳肴,后来成为寻常早点。外地人到武汉,皆以能吃到老通城的豆皮为快。毛主席曾品尝数次,赞不绝口。喜欢味道重一点的吃货可以在装盘时再浇一点汤汁,那个香呀!

牛肉粉

  武汉的牛肉粉分牛杂、牛肉、生烫几种。汤汁一定要浓郁,把点葱,把点辣椒,那种进味到粉里的滋味只有武汉人才懂!吃完一碗还想吃!

面窝、苕面窝

  面窝是武汉特有的,创始于清光绪年间(公元1875——1909年)。 当时汉口汉正街集稼咀附近有个卖烧饼的,名叫昌智仁,看到卖烧饼生意不好,就想办法创制新的早点品种。经过反复琢磨,他请铁匠打制干把窝形中凸的铁勺内浇用大米、黄豆混合磨成的米浆,撒上黑芝麻,放到油锅里炸,很快就作出一个个边厚中空、色黄脆香的圆形米饼。人们觉得很别致,吃起来厚处松软,薄处酥脆, 很有味道。昌智仁称之为面窝,流传一百多年,成为一种价廉物美的特色早点。

  苕面窝是武汉地方性小吃之一,跟武汉另一种小吃面窝差不多,不同的是把红薯(武汉称苕)加入到面窝中,它也属于面窝的一种,也是一种可口的油炸小吃。

烧卖

 武汉的烧卖与北方的烧麦馅料上没多大区别,不同的是武汉的烧卖很有特色,讲究重油里面放肉丁香菇和笋,还有一绝美调料“黑胡椒”。由于黑胡椒放的多有点辣,但是绝对香、滑。

糯米鸡是湖北武汉名优风味小吃.。武汉的糯米鸡与鸡肉没什么关系。炸好后的糯米鸡外表金黄,面凸凹不平,形如鸡皮,故而由此简称。糯米鸡是武汉人过早的常见小吃之一,任何有油炸点心的过早摊点都会有糯米鸡供应。糯米鸡的外层香而脆,里面却软而粘,口感非常好。